本週的主題是:介紹國內國外設計師各一位


嘛小姐主講


主題:安東尼.高第先生,請問你是外星人嗎?




檔案--

安東尼.高第    1852----1926

西班牙-巴塞隆納-加泰隆尼亞人 

將畢生奉獻給建築的偉大設計師,終生未娶,最為人樂道的便是”聖家堂”教堂建築,已經建了一百多年還未完工,目前已傳至第四代設計師,由於聖家堂建設經費完全是由信徒捐獻而來,在建設當中曾遭遇世界大戰,工程一度停擺,雖然之後復工,也因為經費問題,進度緩慢!

安東尼.高第在三十一歲便接手聖家堂案件,為第二代設計師,當時因為地下一樓已依照第一代設計師建好,所以高第只好在原有的基地上,將設計圖加以修改,在戰爭期間,高第還曾挨家挨戶的募款,以興建聖家堂!

年少時,高第外形高大、俊美,注重儀表打扮,頗有紳士之風,到了晚年,一改作風,儉僕隨興,甚至為了全心全意投入聖家堂案件,搬到工地居住,也因如此,在1926年6月工作過後,一如往常前往聖菲利普.幼利教堂祈禱,中途遭電車誤撞,拖行了整條街,以致重傷,並且因晚年顯少於公開場合露面,衣衫襤褸,計程車司機甚至拒載至醫院,所幸有路人同情而伸出援手,但為時已晚。

享年七十四歲,畢生四十三年,包括最後的十二年,全心全意投入的聖家堂,不但成為他最後的安眠之地,也成為高第的另一代名詞。

高第的建築風格,充滿著民族色彩,將當地風土民情融入創作當中,向世人展現,何謂加泰隆尼亞人文化。他一生以身為加泰隆尼亞人為榮,他的朋友都稱他為「加泰隆尼亞人中的加泰隆尼亞人」,甚至於法堂出庭時,也拒以用其他國語言回答,堅持只說加泰隆尼亞話!

或許當時的時代背景正處於一種,崩裂、突破、創新,造就了高第作品中天馬行空,不受拘束,看似衝突、充滿矛盾,卻又異常和協的建築,他的作品無法輕易歸類於任一流派,歌德、前衛、新藝術、古典,沒有人能將之輕易歸類。在十九世紀東方建築資料與西方接軌的同時,高第可以說是接受了各種文化的滋潤與啟發,但他反對一味的抄襲與複製,提倡建築應是熟悉古今中外各種建築,加以融會貫通,而成為獨自創新風格,他更身體力行,親自到欣賞的大師之作品處,細細感受空間、建築為他帶來的衝擊(此點尚與安滕忠雄不謀而合。)

他不喜歡新建材,喜歡用一貫的舊有材料,但他的建築,不管是一百年前,還是一百年後,依然震撼著世人,永不退潮。

以現代的眼光來看,他的作品還是屬於前衛、奇異、繽紛且天馬行空,他的建築不止造型獨特,並且實用,每一個開孔,每一個造型,都有它實用的價值存在,兼容美感與實際層面,莫怪於,曾有案子做到一半時,由另建築師接手後,一更動高第的設計,整棟建築物便垮了。

安滕忠雄曾在他的”都市徬徨”一書中提到,是風土人情,造就了高第的建築,也從未有如一此建築師能用他的作品,敘事至此。

高第很愛在他的建築物之上建立各式各樣奇特的小塔,其實為通風之用的小塔,他還是堅持將之裝飾的如一座座獨立的藝術品,其中的造型、創意,不禁讓人想問:高第先生,請問你是外星人嗎?




資料參考:安東尼.高第-一書。



接下來換愛瑪莉小姐豋場


主題:多才多藝的柯比意先生

柯比意出生於瑞士,從小學習繪畫,接受藝術的薰陶,因此我們只知道他的建築是多麼的有名,卻不知道他另一個身分是個畫家。

他喜歡觀察大自然,去研究自然的形態與進化過程,他發現在許多自然場景中,有著一種由單一形體以韻律的組成方式而發展為面,整個場景可以是藉由一種韻律的重複與變化結果。
由於此階段的啟蒙,而造就未來的柯比意。

薩瓦別墅─在1962年他提出『新建築五點原則』:自由的平面、自由的立面、水平帶窗、樑柱挑空、屋頂花園,此時正式機械美學正式興起的時代;在這個案創作過程中,工業化的表面質感與純粹的幾何造型構成,增強了他想置入理性思考與感性創作智慧;次序與簡潔一直是此建物的中心思想。
鋼筋混凝土與玻璃的使用,不僅解放了空間量體的構成,同時也讓建築形式有了更自由向度的發展。

柯比意用一種可以融合現代與古典的形式意象,來發展出他的一些新設計手法,設計在此住宅。
當時他將建築物舊有的觀念完全推翻,例如:牆面一定要跟柱子一起,窗戶一定要緊靠著柱子,花園只能設置在建物的前後方......等,想必當時他的五大原則應該是帶給建築設計不小的衝擊與想法。

廊香教堂─以一連串非規則性的元素來構成整個建築量體,以垂直與水平方向獨立發展,來強調建築量體的張力訴求;其中的三座高塔均為獨立的禮拜堂,但在外觀看起來似乎是被串連在一起;在南面牆的部份,牆上有著大小不一的開口,由外往內的放大著開口的尺度,以及搭配些許的彩色玻璃,能使光線折射以輕柔的方式進入室內,使得教堂內光線柔和,使得朝聖者能身心靈皆能獲得平靜。


此教堂內的光線以神秘的手法來處理,不以直接的光線照入室內,而是以不同角度,利用折射、反射的原理,將光線引入室內;我想他的目的應該是當我們帶著一顆莊重神聖的心,來教堂朝聖、禱告、懺悔,我們在這裡心靈,能沉靜下來,也能體會到教堂內嚴肅、莊嚴的氣氛。

我們到現在無論是哪方面的設計,都還是喜歡幾何造型或是利用垂直水平的原理下去發展,可見當時的機械美學帶給後代世人有多大的意義與認知,俗話說的好,簡單就是美,我想這個道理應該是永久不變的,
因此,由以前的現代建築(機械美學)走到如今我們常說的極簡現代風,這些強調的都是簡單、俐落的美感。

資料參考:型構˙柯比意

創作者介紹

鴻樣空間設計 & ZzDesign

homeyo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